中国安徽网 > 财经 >  正文

“三道门”揭秘美国名校招生“潜规则”:前门拼成绩、侧门拼关系、后门拼爹

2019年05月08日03:30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5034

A股上市公司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花650万美元送女儿上斯坦福引发舆论广泛关注,也进一步揭开了美国名校招生的内幕。一般来说,进入美国名校有三道门可以走,即“正门”拼成绩、“侧门”拼关系以及“后门”花钱拼爹。

每经记者 蔡鼎    每经编辑 张杨运    

3月份曝出的美国名校招生舞弊案,近日因两个中国家庭耗巨资送子女上名校而再次回到公众视野。而在这个总额近2500万美元、轰动全美的招生舞弊案中,A股上市公司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花650万美元送女儿上斯坦福事件被广泛关注。

《洛杉矶时报》报道称,赵家通过香港的一名律师发布了一份声明,称他们一家其实是这场系列舞弊案中的受害者,因为案件主犯辛格伪装成教育中介人让赵家人误以为辛格的教育机构是个合法的组织,而他们给辛格的650万美元赵家人也以为是给斯坦福大学的助学慈善捐款,直到事发后赵家人才意识到他们是被辛格误导和欺诈了。而另一个名为Sherry Guo、身份尚未公布的中国女孩,则是花了120万美元,以足球特长生的身份被耶鲁录取。

那么,如果想上美国的名校又有哪些方式呢?

进入美国名校的“三道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由于美国的名校招生竞争非常激烈,很多家长很容易被所谓的“顾问”说服采取不道德甚至是非法的行为,从而让孩子读上名校,而这些不道德甚至非法的行为,往往都是在这些家长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发生的,或者他们认为“每个人都这么做”,而选择不去干涉。

在过去,一些教育中介给这类家长最强烈的警告,就是与这些所谓的“顾问”合作是不道德的,可能适得其反,从长远看来也不会帮助孩子的成长,而且还会剥夺其他孩子公平入学的机会。近日这两起涉及中国家庭的招生舞弊案也印证了这些行为可能会带来非常可怕的后果,包括公开的刑事指控、罚款、开除、驱逐、父母锒铛入狱、永久性的学术问题等等。

招生舞弊案发生后,美国的顶尖大学也正在采取行动,确保此类事件不再发生。对于东亚那些希望申请美国大学的孩子们来说尤其如此,因为这种留学中介在东亚地区尤为普遍。此外,这一丑闻还在美国引发了一场关于名校招生的官方讨论,尤其涉及到所谓的进入美国名校的“后门”和“侧门”。

一般来说,进入美国名校有三道门可以走,即“正门”、“侧门”以及“后门”。

“正门”顾名思义,即通过考试入学,这也是99%的学生选择的申请方式;“后门”即为那些家境优渥的人设立的。通过这种方式进入名校的学生,家里都会给学校捐巨资(通常以数百万美元计),这种做法不但完全是合法的,而且在技术层面上来说也是“合乎道理的”。

而“侧门”也通过Sherry Guo的丑闻得到了充分的证实,这种方式即包括贿赂校方的官员、考试成绩作弊或作假,以及其他不道德和非法的行动。具体来讲,走“侧门”的方法包括贿赂考试官员、找枪手代考等等,这种考试作弊的方法目前在美国大学的申请过程中非常普遍,这也导致美国大学对国际学生包括托福、SAT和ACT等标准化考试在内的成绩非常不信任。此外,走“侧门”还包括留学中介为申请人撰写申请文书、在申请材料上作假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家长在为孩子挑选留学中介时,有几点需要尤其注意,这其中包括保证能被美国大学录取、承诺为申请人写申请文书、收取高昂的费用(50万美元~100万美元不等)、收费完全取决于录取结果,以及所有不遵循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NACAC)道德准则的中介。

可以肯定的是,在这起震惊全美的高校招生舞弊案后,美国的高校将花费数百万美元来确保他们招生渠道的合法化、与执法机构等有关部门合作,并将不道德的中介顾问及其客户绳之以法。

富豪巨资帮助子女上名校案例比比皆是

除了最近被曝出的Sherry Guo通过走“侧门”的方式进入耶鲁外,比较典型的走“侧门”案例很少。但其实走“后门”在美国的高校招生中还比较常见。《福布斯》的报道中称,维多利亚的秘密的掌门人、亿万富翁莱斯‧韦克斯纳(Les Wesner)从未在哈佛大学就读过,他于1959年毕业于俄亥俄州立大学。然而,韦克斯纳从1989年开始向哈佛大学捐款,从2003年到2012年间,他每年都向哈佛大学捐款150万美元~210万美元不等。

2013年,韦克斯纳的慈善基金会突然大幅增加了捐款,那年他向哈佛大学的捐款达到850万美元。也同样是在2013年,韦克斯纳的四个孩子中第一个进入了哈佛,开始念大一。

但韦克斯纳的对哈佛的捐款并未就此结束。2014年~2016年,他的基金会还分别向哈佛大学捐了2600万美元、700万美元,以及1450万美元。韦克斯纳的其余三个孩子也分别在2014年、2015年和2017年顺利进入哈佛大学就读。他的三个孩子也颇为争气——一个是常青藤联盟的二队划船手、一个正在哈佛大学攻读教育学的研究生,另一个在哈佛的肯尼迪政府学院学习。

此外,在美国亿万富翁开发商里克•卡鲁索(Rick Caruso)的孩子进入南加州大学(USC)前,卡鲁索就与USC有着数十年的渊源。卡鲁索在1980年毕业于USC,至今,卡鲁索的名字也至少出现在USC两栋校园建筑上。公开的文件显示,卡鲁索1992年便开始向USC捐款,但当年仅捐款2500美元。2006年,他又向USC捐款100万美元;2015年,他承诺捐款2500万美元。2018年,也就是他成为USC大学董事会主席的那一年,他又捐了约200万美元。目前,卡鲁索的四个孩子都就读于USC。

再比如,无论是在捐赠资金还是入学人数上,佩雷尔曼家族与宾夕法尼亚大学(以下简称宾大)都有着很深的渊源。已故美国商人、慈善家雷•佩雷尔曼(Raymond G.Perelman)总共向宾大捐赠了至少2.5亿美元,其中包括2011年为宾大医学院捐赠的2.25亿美元。佩雷尔曼的许多子女和孙辈后来都进入了宾大深造,其中包括他的儿子罗恩•佩雷尔曼(Ron Perelman),目前身价91亿美元。

另一位亿万富翁、宾大校友亨茨曼(Jon Huntsman)则是宾大沃顿商学院最大捐赠者之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沃顿商学院的亨茨曼楼是宾大校园里最大的建筑之一,因为1997年亨茨曼为启动该项目捐赠了1000多万美元,宾大的国际研究与商业双学位课程还是以亨茨曼的名字命名。亨茨曼的小儿子洪博培(Jon Huntsman Jr.)现为美国驻俄罗斯大使,1987年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艺术与科学学院,二儿子大卫1992年毕业于同一所学院,另一个儿子保罗于2000年完成了沃顿商学院的研究生课程,当时洪博培已是沃顿商学院监管委员会的成员。此外,除了亨茨曼的三个儿子外,至少还有他的三个孙子孙女都在宾大就读。

责编:胡春贺

相关阅读 换一换

  • 资金耗尽在即:共享滑板车新贵Bird“死亡”倒计时

    一年前,Bird正在飞速地增长,硅谷也在认定这家公司会继续攀升。 这家来自圣莫尼卡的初创公司,手握着大量风险投资,将成千上万辆标志性的黑白滑板车推向了世界各地的街头,用户只需智能手

  • 华为与京东方达成智能终端的柔性AMOLED屏幕“供

    5月4日,华为与京东方在成都签署协议:华为旗舰手机等智能终端将与京东方AMOLED柔性屏展开合作,双方将深化产业协同,助力成都打造网络通信和新型显示产业全球重要基地,加快发展电子信息产

  • 升级更强“芯” 新一代智跑1.4T领潮上市

    3月6日,东风悦达起亚旗下紧凑型SUV新一代智跑1.4T车型领潮上市,其全面升级的实力加上13.79-14.49万的超值售价再一次突破市场对于紧凑型SUV的认知。 新一代智跑是东风悦达起亚旗下的畅

  •  欧拉与农商银行“喜结姻亲” 欧拉iQ成功交付

    2月27日,在科达新能源交易中心,176台欧拉iQ整装待发,由欧拉品牌联合安徽科达新能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将其送亲至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176名员工手中。 欧拉品牌携手安徽科达新能

安徽新闻

人类抗争:1980年根除的天花 神秘的疫苗如何诞生 人类抗争:1980年根除的天花 神秘的疫苗如何诞生

推荐阅读

大家都在看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chnah.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安徽网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32363号-1